• 专家:国学不仅仅是传统知识 更是高难度学术
  • 国际医美学术暨轻医美专委会成立大会即将合肥举办
  • 2021年"学术金秋"活动全面展开
  • 学术研究要有政治意识
  • 学术与管理并重 专业与表达同求
  • 当前位置:谷歌学术镜像_Google学术搜索 » 学术资讯 » 学术界 » 文章详细

    法律人萧公子:学术、工作与生活都是一场无望的豪赌

    发布时间:2021-09-13

    本文转自互联网法律人萧公子,如您对本内容存疑,请联系本网。

    我这个人,向来以躺平主义者自居,无论是读博还是择业,总是以躺平为终极目标。然而事与愿违,很多看似躺平的选择,都有非常隐秘的内卷因素潜藏其中。譬如,原本以为读博进入大学,是非常不错的躺平生活方式,毕竟有三个月的寒暑假,结果没想到大学老师事务如此繁多,原本以为重大法学院规模比西政小得多,适合躺平,结果没想到重大却搞起了非升即走,被迫从躺平状态跳起来拼死一卷,只求一份稳定工作。

    这种宿命般的悖论让我困惑,抑郁与忧伤。学术的进展越来越慢,太多的问题是我无法攻克甚至无法理解的。工作越来越让人狂乱,生活越来越被工作与学术杂糅切割成暧昧不堪的痛苦模样。灵魂似乎开始走向了一种不可救药的枯萎与迷茫。这种体验非常奇妙,但也非常美妙。也许读书是一种很好的生活方式,但也是一味毒药。离群索居地思考,显然会让自己误认为自己是宇宙四方之王。

    然而现实的愁苦,只会将自己推拉回由历史与记忆所构成的牢笼之中。人为自己所构筑的牢笼,时间的牢笼、心理的牢笼、不甘的牢笼、困顿的牢笼、害怕的牢笼、自负的牢笼、自卑的牢笼、自私的牢笼,这些牢笼构成了人的全部本质。冲破牢笼就是否定自己本身,这不仅是有害的,也是无望的。

    著名的学术家马克斯·韦伯曾说:可见,学术生涯是一场鲁莽的赌博。如果年轻学者请教一些做讲师的意见,对他给予鼓励几乎会引起难以承担的责任。 我却觉得,一旦任由学术介入生活,事实上,学术、工作乃至生活都会变成一场无望的豪赌。我们只能继续All In,增加赌注,或者退而求其次,追逐别的事物,譬如躺平的快感、美味的食物、优雅的生活方式以及彻底无关学术的阅读。

    人终究只是一根脆弱的芦苇,一根会思考的芦苇,一根终将会自取灭亡的芦苇。最后留一首平仄大乱的小诗罢。回首烟雨三十载,长夜青灯残卷裁。若为金缕花翎故,何苦悲秋白头来!孤城万里青山在,寒江千尺碧水埋。明月弃我隐雾霭,美人垂泪闭瑶台。呜呼!悲哉!呜呼!哀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