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学术镜像_Google学术搜索

跨境电商背景下中欧班列运行现状及优化对策研究

发布时间:2021-11-05
摘 要:随着国际贸易的不断深入,我国跨国电商逐渐兴起并迅速发展。在“一带一路”倡议的支持下,中欧列成为助力跨境电商发展的新跨境物流运输模式。交通强国的建设也离不开铁路的发展与建设,本文在跨境电商背景下分析中欧班列在交通强国建设中主要存在的两个问题,即冷链运力不足和回程货源不足。本文针对此提出优化建议,以期促进我国交通强国的建设。

关键词:跨境电商;中欧班列;跨境电商专列;跨境电商专线;交通强国中图分类号:F74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6-0298(2021)06(b)-001-03近年来,跨境电商行业利好因素不断涌现,在政策鼓励、新兴市场开发的助力下,行业也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根据阿里研究院的预测,跨境电子商务占中国外贸的比重这一上升态势仍会持续,预计到2020年,跨境电商占外贸比重将会接近40%,这对促进国内外物流的发展及一体化具有重要意义[1]。在“一带一路”背景下,中欧班列发展势头猛进,彰显着我国交通建设的强大力量,截至2019年10月底累计开行数量已近2万列。此外部分跨境电商平台早已与铁路物流合作,例如菜鸟物流与中欧班列建立合作,开通首条跨境电商专线——“菜鸟号”。本文在跨境电商的背景之下,研究交通强国下我国中欧班列的对策,将对国际供应链有重要影响,也有助于我国“交通强国”未来的建设。

1 文献综述

1.1 中欧班列的作用

对于国家国际贸易的物流运输来说,中欧班列的作用不容忽视。学者很重视中欧班列对我国经济建设的作用,同时也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并提供解决方案以推进中欧班列的更好发展。方行明等[2](2020)从“一带一路”建设的视角,采用双重差分法分析中国2003—2016年286个地级市层面数据,评估中欧班列的开通运行对中国城市贸易开放度的影响以及空间异质性特征,为推动中国更高层次开放型经济的发展提供了支持。裴长洪和刘斌[1](2019)认为中欧班列的运行重构了国际贸易地理新格局,加快中国向西开放的步伐,促进中国对外贸易的动能转换与国际竞争新优势的形成。王姣娥等(2017)指出中欧班列对我国国际贸易起到了一定作用但有限,提出建立轴-辐组织模式,打造货物集散枢纽,有利于产生规模经济并扩大运输范围。许英明[4](2015)分析中欧国际班列运营中遇到的挑战与机遇,提出建立中欧班列的协调机制、财政补贴退出机制,推进中欧班列向综合服务商转型。杜启文[5](2018)对中欧班列集装箱系统进行研究,提出运输组织优化、运输补贴优化及运输场站优化三方面建议,对铁路集装箱运输具有参考意义。

1.2 中欧班列运行对跨境电商影响研究

随着中欧班列的运行发展,越来越多的学者关注到其对于跨境电商的影响。王科建[6](2020)以中欧班列为例研究政府政策支持与跨境电商技术的应用对中欧班列物流的绩效影响,进而验证在中国背景下的熊彼特创新理论,对中欧班列的发展具有指导意义。陈明明和李钢[7](2020)对经济学人进行跨境电商发展等四个方面的问卷调查,结果表明运输成本较低的中欧班列为我国跨境电商的发展提供了有利条件,但运输时间较长会存在一定的影响。乔文[8](2018)认为在跨境电商的大环境下,中欧班列以其独特的优势分得市场运输环节一杯羹,并促使专线物流和海外仓成为值得关注的焦点。李果和郭婧[9](2017)从跨境电商惠及城市、交易额两方面分析,指出跨境电商成为外贸出口新动力,中欧班列发挥着桥梁作用,但与跨境电商的结合上仍有值得改进的地方。朱丹[10](2018)基于“海丝”新兴市场和“陆丝”新兴市场的双向开发,提出以中欧(厦门)班列为纽带、面向跨境电商全球供应链运作的厦门跨境电商协同发展模式。

对于跨境电商来说,中欧班列的运行,一方面以低成本推动了国与国之间货物的交换,促进全球市场升级换代,带动全球化市场的发展;另一方面可以带给我国以及国外的消费者更好的全球购物体验,从而刺激消费增长,带来可观的利益。

2 中欧班列运行现状及问题分析

2.1 现有运行策略分析

2.1.1 运行跨境电商专列

跨境电商专列是指中欧班列可在任意一条线路上开行的专门用于运输跨境电商货物的专列。2018年3月30日,“一带一路”跨境电商中欧班列(沪欧通)30日在上海举行首发仪式。

2019年5月29日,满载电子产品、服装鞋帽、生活家居等轻工业产品的中欧班列“长安号”(西安—明斯克)跨境电商出口专列首列28日缓缓驶出西安港,一路向西驶向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在跨境电商快速增长的趋势下,中欧班列为跨境电商提供了新的渠道和服务——定期定时定点开行跨境电商专列。对跨境电商来说,跨境电商中欧专列的开行为国际贸易搭建了便捷的跨境物流通道,解决了跨境电商的时效问题,有效提升了跨境电商企业的配送速度和物流运转能力,让国际消费者享受到好货不贵、物流便捷的跨境电商购物体验。同时,这样的跨境电商专列的开行也促进了市场细分和专品类班列的创建,探索了亚洲和欧洲之间经贸合作商业化的新途径[11]。

2.1.2 开通跨境电商专线

跨境电商专线是铁路与跨境电商物流供应商、跨境电商企业合作的专门开通特定的中欧班列线路来运输跨境电商货物。中欧班列“菜鸟号”和“世界电子贸易平台(eWTP)菜鸟号”是目前已经正式开放的中国和欧洲跨境电商专线,在跨境电商快速发展的今天,跨境电商专线为更多的中国商品出国创造了新的物流选择。跨境电商专线是由跨境物流服务提供商共同合作创建的,基于中欧班列,采用无纸化电子清关,大大提高了通关效率。而且,跨境电商专线的开通将在全球更大范围地区推进贸易便利化,减少贸易成本,降低参与全球价值链的门槛,为中小企业提供成本相对较低的跨境物流产品,让中小企业加速走向世界[12]。

2.2 存在的主要问题

2.2.1 冷链运力不足

随着跨境电商商品种类不断丰富,水果、奶制品等生鲜产品也加入其中[13]。中欧班列运输的货物种类集中于时尚品类、家居园艺品类、电子品类、办公用品类和工业品类等,跨境电商专列也是基于现有班列进行跨境电商货物的运输,所以由于冷柜缺乏,在进行跨境电商专列运输时无法保证冷链运输,提供跨境物流服务的技术相对滞后,这就使得跨境电商专列无法更多地满足跨境电商的货物需求,跨境电商企业基于产品质量的考虑,只能降低这部分产品的种类。

2.2.2 回程货源现象尴尬

随着跨境电商的发展,中欧班列在跨境业务方面将迎来发展大势。但是,在欧亚两端市场消费不均衡可能会导致跨境电商专列的回程货源问题较为尴尬。在欧洲,大众消费者比较轻松地就能消费得起东方的产品,价廉质优;而在中国,只有收入达到一定水平后,才相应地产生更高的消费需求。对于中国来说,一方面跨境电商专线的回程货源较少,专线通行率较低,对国家铁路来说成本较高;另一方面如果为了筹集货源而停留时间太长,会降低跨境电商企业的物流运转能力,进而降低服务水平。

3 交通强国下中欧班列优化对策

3.1 加强中欧班列物流基础设施和技术建设

促进冷链运输常态化运营近年来,跨境电商发展迅速,国际贸易对冷链物流的需求日益增加,中欧班列在面对冷链运输需求时,可能面临着自身能力不足,难以解决跨境电商货物的运输要求。因此,中欧班列应加强冷藏集装箱等冷链运输基础设施的建设,通过对物流技术的优化,提高克服运输过程中不同国家间的气候差异影响,实现温度控制,满足消费者对温控商品品质的要求。同时,加强中欧班列冷链物流运输的建设,为跨境电商专列的运输提供保障,为“一带一路”沿线经贸发展提供重要的运力保障,同时还能丰富冷链运输货物种类,提高往返班列的载货率,解决回程货源问题,提供性价比较高的冷藏运输服务。在中欧班列冷链运输的基础上,促进冷链运输的常路”建设发挥重要作用,促进我国“交通强国”的建设。

3.2 优化推进“车轮上的海外仓”建设

随着跨境电商的发展,中欧班列成为一种重要的跨境运输方式,跨境电商专线的开通也表明了跨境电商企业和跨境物流服务供应商对中欧班列的注重程度。虽然跨境电商货物通过中欧班列的运输,提高了时效,但在运输过程的耗时不稳定值得关注。因此,在规划跨境电商专线的开通时,加强与跨境电商企业与跨境物流服务供应商的合作,注意跨境电商货源所在国家的地理位置,考虑货源密集以及将货物运输至中欧班列的成本和时间以整合货源。同时,加强我国与沿线国家间的战略合作,提高清关通关效率,还需要有技术的支持来保障运输过程中货物的安全及品质,优化推进“车轮上的海外仓”建设。运输过程实际上也是仓储的过程,这样将跨境电商货物的运输时间转化为货物的仓储时间,通过与跨境电商的合作,提前运输,将海外仓的仓储搬至中欧班列的运输过程中,缩短整体供应过程中的仓储时间,实现运输仓储一体化(图1),提高时效。充分利用中欧班列的运力,较准确地把控其运输时间,也是为我国“交通强国”的建设增添光彩。

4 结语
中欧铁路班列自运行以来发展迅速,积极响应不同的市场需求,也为跨境电商的发展提供了运力支持,为跨境电商提供了新的通道与服务。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到“一带一路”的建设中,国家间物流合作呈现出新的方式,跨境电商也在中欧班列的助力下蓬勃发展。为了适应跨境电商发展的市场需求,中欧班列应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和技术的应用,配合跨境电商需求实现运输仓储一体化。“交通强国,铁路先行”,跨境电商背景下中欧班列的运输为我国“交通强国”的建设提交了一份优秀的成绩单,未来随着应用技术的进步及跨境电商专列、专线的常态化运营,我国铁路会一直走在时代发展的前端。
参考文献
[1] 裴长洪,刘斌.中国对外贸易的动能转换与国际竞争新优势的形成[J].经济研究,2019,54(05):4-15.
[2] 方行明,鲁玉秀,魏静.中欧班列开通对中国城市贸易开放度的影响——基于“一带一路”建设的视角[J].国际经贸探索,2020,36(02):39-55.
[3] 王姣娥,景悦,王成金.“中欧班列”运输组织策略研究[J].中国科学院院刊,2017,32(04):370-376.
[4] 许英明.“一带一路”战略视角下中欧班列发展路径探讨[J].西南金融,2015(10):70-73.
[5] 杜启文.“丝绸之路经济带”下的中欧集装箱运输系统优化研究[D].北京:北京交通大学,2018.
[6] 王科建.地方政府政策支持与跨境电商技术应用对中欧班列物流绩效的影响[D].郑州:河南财经政法大学,2020.
[7] 陈明明,李钢.经济学人对中欧班列发展及影响的判断[J].重庆工商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37(02):31-43.
[8] 乔文.跨境电商+中欧班列:搭建亚欧合作新干线[J].大陆桥视野,2018(04):21-22.
[9] 李果,郭婧.跨境电商成为外贸出口新动力深圳、杭州列第一梯队[N].21世纪经济报道,2017-10-12(008).
[10] 朱丹.基于中欧(厦门)班列的厦台跨境电商协同发展[J].厦门理工学院学报,2018,26(02):13-19.
[11] 新浪网.上海首开跨境电商中欧专列[EB/OL].ht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8-04-03/doc-ifyswxnq1479311.shtml.[2018-4-3].
[12] 任彦.中欧班列,为跨境电商插上翅膀[N].人民日报,2019-10-29(17).
[13] 范荣华.中欧跨境电子商务合作的现状及升级途径[J].对外经贸实务,2018(05):18-21.